精彩小說盡在SYS雙贏閱讀! 手機版

首頁言情→ 與你相遇恰逢花開

與你相遇恰逢花開

陌涼 著 主角:宋云洱厲庭川

完結 付費

由作者陌涼所著小說《與你相遇恰逢花開》,主角是宋云洱厲庭川等。書中故事主要講述了:宋云洱見到厲庭川時只有震驚和尷尬,再次見面會這樣的狼狽不堪,看著厲庭川帶有恨意的眼神看著宋云洱時,宋云洱不禁有些害怕,厲庭川恨透了這個女人,不知道這個女人在外面都經歷了什么但是既然已經離開了為什么還要選擇回來!...

44.34萬字 更新:2019-04-14 11:24:22

在線閱讀

由作者陌涼所著小說《與你相遇恰逢花開》,主角是宋云洱厲庭川等。書中故事主要講述了:宋云洱見到厲庭川時只有震驚和尷尬,再次見面會這樣的狼狽不堪,看著厲庭川帶有恨意的眼神看著宋云洱時,宋云洱不禁有些害怕,厲庭川恨透了這個女人,不知道這個女人在外面都經歷了什么但是既然已經離開了為什么還要選擇回來!

免費閱讀

“嗖!”

煙灰缸從她的臉頰邊擦過,“哐”的一下摔成碎渣。

宋云洱的耳邊隱隱的還響著煙灰缸擦過的聲音,只差一公分的距離,水晶煙灰缸便是砸到她的臉上。

沙發上,她的父親,宋立新冷著一張臉,恨恨的瞪著她,就像是在看一個仇人一般。

宋云洱深吸一口氣,一臉若無其事的樣子,“我為什么沒臉回來?這是我家,爸爸,難道不是嗎?”

“爸爸”兩個字,讓宋立新的臉色沉了幾分,眼眸里有著一抹清晰可見的怒意。

指著宋云洱,厲聲斥道,“一出來就出去鬼混,你眼里還有我這個爸爸!宋云洱,你就這么賤!”

宋云洱身上還穿著男人的西裝外套,脖子上與下巴以及臉頰上都還留著被厲庭川掐出來的青痕。

然而這樣的青痕看在宋立新眼里,卻成了另外的一種象征——宋云洱與男人鬼混留下的痕跡。

一個“賤”字,從自己的親生父親嘴里說出來,那是一種怎么樣的感覺?

宋云洱淡淡的一聲輕笑,對于宋立新的怒罵指責,她已經麻木。

在五年前,他威逼利誘外加強迫,將她送進牢里之后,宋云洱對他已然不再有父女情份。

“爸爸,五年的牢,我已經替宋云薔坐完了。你答應我的事情,是不是也該實現了?”宋云洱一臉冷漠的看著宋立新沉聲問。

偌大的客廳,只有宋立新與她兩人,未見其他人。

聽著宋云洱的話,宋立新的臉“嗖”的一下變的一片漆黑。

“進公司的事情,你想都別想!”宋立新凌視著宋云洱冷冷的說道,“丟人現眼!”

宋立新的決定在宋云洱的意料之中,聽他這么說道,宋云洱臉上的表情并沒有什么變化,還是那般冷漠的看著他,然后涼涼的說道,“既然爸爸不遵守當初的承諾,那我也只好去自守,告訴警察,當初犯事的是宋云薔!”

“你敢!”宋立新“騰”一下從沙發上站起,憤怒的雙眸凌視著宋云洱,一副想殺了她的樣子。

“你這個不要臉的賠錢貨!”

一記重重的悶棒打在宋云洱的身上,憤恨的聲音在她身后響起,“你翅膀長硬了,敢這么說話!我打不死你這個小賤蹄子!”

說著,又是一記悶棒落在宋云洱身上。

宋云洱只覺得身上的骨頭都被打斷的痛,然后還在一下一下的往她身上打著,那是一種打不死她不收手的意思。

宋立新就那么面無表情的看著她被打,就連眉頭也不曾皺一下。

似乎在他看來,被打的并不是他的女兒,不過只是一個陌生人而已。

“小賤蹄子,誰給你的膽子!”宋老太太終于打累了,喘著氣恨恨的瞪著宋云洱,布滿皺紋的臉怎么看都是那么猙獰,“你給我聽清楚了,要是敢害小薔一下,我跟你沒完!還有,我弄死那個小野種!”

“小野種”三個字,刺激到了宋云洱。

她的眼眸往下一沉,劃過一抹狠戾。

“媽,你消消氣,別跟孩子一般見識!”朱君蘭輕拍著老太太的后背,輕聲的安撫著老太太,朝著宋云洱涼涼的掃一眼,那眼神全都是得意與不屑。

“哐!”

“朱君蘭,我弟弟在哪!”

宋云洱直接敲碎了一個水晶煙灰缸,玻璃碎片抵在朱君蘭的脖子上。

朱君蘭隱約感覺到一絲痛意,那是肌膚被劃破的痛決。

“小賤蹄子,你造反啊!”老太太見到自己的兒媳婦被宋云洱欺負,掄起手里的拐杖又欲朝著宋云洱打去。

“你打我一下,我在她脖子上劃一下!”宋云洱冷冷的說道,眼眸里盡是凌厲的狠絕。

朱君蘭只覺得脖子處的痛意加深了幾分,血漬滲出來。

老太太見此,氣的恨恨的一咬牙切齒,卻也只能無奈的放掄起的拐杖放下。

“宋云洱,你放手!君蘭是你阿姨!”宋立新朝著宋云洱大吼,那眼神恨不得殺死宋云洱。

“朱君蘭,我再問一遍,我弟弟在哪?”宋云洱凌視著朱君蘭,一字一頓問,“今天的事情,我不跟你們計較,我也可以不要公司的股份,我只要我弟弟!我弟弟在哪?”

“我告訴你,那個小野種,他死了!”宋老太太恨恨的說道,“宋云洱……”

“嘶!”老太太的話還沒說完,朱君蘭一聲低呼。

“宋云洱,你放開你阿姨!”宋立新怒吼,“我說的話,你聽到沒有!你這個逆女,一出來就要鬧得我家雞犬不寧嗎!”

“宋立新,你當初是怎么答應我的!”宋云洱恨恨的盯著宋立新,“你說,只要我同意替宋云薔坐牢,你一定會好好照顧云璽的!五年的牢,我替你的寶貝女兒坐完了,你做到了嗎!啊!我弟弟呢!”

宋立新的臉上隱約劃過一抹心虛,略有些尷尬的看著宋云洱。

“我們憑什么照顧那個小野種!”老太太咬牙切齒的說道,“他不是我宋家的孩子,我不弄死他算他命大!宋云洱,我警告你,趕緊放了君蘭,否則我讓你再去牢里呆幾年!宋云洱,我的話你聽到沒有!松手!”

“那你就試試!”宋云洱將手里的力道加重了兩分,那抵在朱君蘭脖子上的玻璃碎片,將她的脖子又是劃出了一條血痕。

“你這個小賤蹄子!”老太太看著君朱蘭脖子上的傷,氣的兩眼發白。

“宋立新,云璽呢?”宋云洱面無表情的盯著宋立新,“再送我去坐幾年牢是嗎?

行,反正是坐牢,我先弄死朱君蘭!”

“你個專門勾引男人的小賤人,跟那個瘋婆子……”

“媽!”朱君蘭打斷老太太的話,冷冷的盯著宋云洱,“宋云洱,你要是敢害傷小薔,你這輩子都別想知道宋云璽那個小野種的下落!”

“對!”老太太點頭,“那小野種就在我們手里,你只要乖乖聽話,我保證那小野種吃好喝好。否則,我不保證他的死活!”

“宋立新!”

“爸,媽,奶奶,我們回來了!”歡悅的聲音傳來。

“云洱?”震驚中帶著幾分激動的聲音傳來。

 

網友評論

發表評論

您的評論需要經過審核才能顯示

為您推薦

言情小說排行

人氣榜

六合彩一码中特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