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說盡在SYS雙贏閱讀! 手機版

首頁言情→ 惹火蠻妻:王爺別腹黑

惹火蠻妻:王爺別腹黑

六月 著 主角:陳瑾寧,陳靖廷

完結 付費

《惹火蠻妻:王爺別腹黑》又叫《圈寵悍妻》,是由六月傾情創作的一篇古代言情文,主角是陳瑾寧和陳靖廷。前世,她是個在莊子上長大的野丫頭,盡管她武功高強,熟知兵法,輔佐夫君穩坐侯爺之位,仍然抵不過后宅夫人的手段,最后被刨腹取子,母子雙雙葬身火海。睜開眼回到出嫁之前,再世為人,她又何苦為難自己,說話粗俗又如何?她要的不過是不再為難自己,可是這個前世為她而死的男人纏上她這個聲名狼藉的女子就怎么回事?...

150萬字 更新:2019-06-02 14:07:10

在線閱讀

《惹火蠻妻:王爺別腹黑》又叫《圈寵悍妻》,是由六月傾情創作的一篇古代言情文,主角是陳瑾寧和陳靖廷。前世,她是個在莊子上長大的野丫頭,盡管她武功高強,熟知兵法,輔佐夫君穩坐侯爺之位,仍然抵不過后宅夫人的手段,最后被刨腹取子,母子雙雙葬身火海。睜開眼回到出嫁之前,再世為人,她又何苦為難自己,說話粗俗又如何?她要的不過是不再為難自己,可是這個前世為她而死的男人纏上她這個聲名狼藉的女子就怎么回事?

免費閱讀

《惹火蠻妻:王爺別腹黑》小說節選免費試讀

她本該是受萬千寵愛一身的,卻最終成了無人在意的孤兒。

“送我回青州吧!”陳瑾寧側頭看著他,臉色依舊蒼白,“父親見不到我,不會心煩意亂。我在青州,過得很好。”

“別說傻話,父親不會送你回青州。”陳國公心情十分矛盾,這個女兒確實被他仇視了十幾年,可看著她那張臉,哪里還仇視得起來?沒了那些脂粉遮蔽,她酷似生母。

她暈倒之前說的那句話,就像劍一樣刺向他的胸口。

“莊子里頭,我養了一窩雞,一群山羊,十三頭牛,還有五匹高大的駿馬,有奶娘,有海棠,有花,有我種的菜,有一片片的麥子高粱,我會騎馬,舞劍,喝酒……我愛青州的瑤亭莊子,我不舍得離開,可管家來了,他說父親想念我,想我陪在身邊,他老了……”

陳瑾寧的淚水奪眶而出,她是想做戲,可到最后發現說的都是心底的話,前生就是這樣。

她一直從沒割舍過這份父女親情,否則,前生就不會聽信長孫氏和張媽媽說的去做,來討得父親歡心。

尤其,尤其她還曾經做了母親!

她輕輕地嘆息,眸光幽幽地看向帳頂的花紋,“我回來了,才知道原來管家撒謊!”

她說得很諷刺,卻又說不出的悲涼。

陳國公心底是震撼的,但是,面上并未流露幾分。

他方才就在外頭,聽著她在噩夢里哭得撕心裂肺,他從不知道……他斂了斂眸子,說:“武靖將軍已經入宮向御醫為你討要銷服丹治療你的傷勢,至于海棠說張媽媽下毒之事,為父會調查!”

陳瑾寧一動不動,甚至表情都沒有,仿佛壓根不在乎。

她從父親眼底看出了一絲憐惜,這是前生從沒有過的。

親情,是要在她歇斯底里花光心計之后,才能獲得那么一丁點兒,那么,她就不會稀罕了。

她閉上眼睛,聽到了幾不可聞的嘆息。

“你能告訴父親,是誰教你學武的嗎?”陳國公問道。

陳瑾寧沒有搭理,她不能搭理,她要比任何人都生氣憤怒,要讓他覺得她才是最大的受害者。

只要他在衙門里說張媽媽下毒謀害主子,她便不被追究。

殺張媽媽,是立威,也是泄憤,更是宣戰,小打小鬧,從來都不能震懾人,只會激發對方的斗志。

要出手,就得狠!

良久,聽到他起身出去的聲音。

陳瑾寧慢慢地睜開眼睛,眼底閃過一絲疲憊之意。

她從來不是擅長勾心斗角的人,在莊子里的時候,她認為沒什么事不能以打一架來解決的。

她其實未必會敗給長孫拔,可她還是不得不用苦肉計,但凡她在這個家中有任何的依靠,何至于此?

本來只是想把長孫拔牽連在下毒之事里,卻沒想到他會和陳靖廷一同回來,牽連長孫拔頗費周章,所以,她干脆就用苦肉計離間兩人。

前生和今生之事,在心頭交織翻涌,恨得目赤欲裂。

血氣涌上,她吐了一口鮮血,又沉沉地昏過去了。

再度醒來,便感覺嘴里有甘甜的味道。

她睜開眼睛,映入眼簾的是海棠那張擔憂焦灼的臉。

“小姐醒來了!”海棠驚喜地道。

一道陰影籠罩在陳瑾寧的頭上。

她抬眸看,是一張略帶峻冷的面容,陳靖廷。

“感覺如何?”他問,聲音沒有什么感情起伏。

“好多了!”陳瑾寧扯了一下嘴角,凝望著他冰冷的俊顏,“聽說將軍入宮為我討要銷服丹,謝謝。”

銷服丹是宮廷療傷圣藥,聽聞還是當今母后皇太后親自研制的。

“你是義父的恩人,這是本將該做的。”陳靖廷淡淡地說著。

“嗯!”陳瑾寧沒說什么,只是讓海棠扶她起來。

陳靖廷拱手,眸子如深潭般瞧不出感情來,聲音淡漠,“既然三小姐沒事,本將就先告辭!”

一路入宮,他反復想起進門之后看到的一切,長孫拔出掌之前,她其實虛晃了一招,誘長孫拔出狠招,她是故意被長孫拔打中的,不管出于什么心思,她擅長心計。

他一貫不喜這種內宅爭斗,更不喜這種愛爭斗的女子。

看著陳武靖高大的背影消失在簾子外,陳瑾寧沉沉地舒了一口氣,然后揚起眸子問海棠,“外面怎么樣?”

海棠為她的后背塞了一個軟枕,道:“小姐您暈倒之后,國公爺很生氣,調查下毒之事,也請了大夫來驗查飯菜,證實下了斷腸草汁,張媽媽的尸體被丟了出去,夫人也被斥責了一頓,小姐,我們贏了。”

陳瑾寧臉上浮起一抹冷笑,“贏?沒那么快!”

海棠微微一怔,“夫人以后也不敢刁難您了,而且,國公爺下令從府外找幾個人來梨花院伺候,張媽媽也死了,我們再不必受張媽媽的氣了。”

“張媽媽算什么?她不過是長孫氏的爪牙,像張媽媽這種貨色,長孫氏身邊多了去了。”

海棠剛輕松的臉又緊張了起來,“那怎么辦?”

陳瑾寧眸子里籠了了一層冰冷,“不要緊,我們慢慢來,一個個地來。”

長孫氏在府中,可還有一個靠山啊。

那就是老夫人,她的祖母。

長孫氏可以從姨娘抬為夫人,除了長孫氏的娘家忽然崛起之外,這位老夫人也是功不可沒。

老夫人如今在南國,在她的小兒子處暫住,不過,很快就會回來了,還把她的二叔二嬸給帶了回來。

前生,她們回來之后,發生了什么事?

那才是她前生真正悲劇的開始啊。

一個鄉下回來的野丫頭,不懂得內宅斗爭,不懂得人心險惡,只一心欣喜,自己終于有家人了,愚蠢得連母親的嫁妝,都雙手奉上。

海棠輕輕嘆息了一聲,“其實小姐您長得比表小姐好看,國公府家世又比將軍府好,也不知道江寧侯府為什么喜歡表小姐,不喜歡您。”

瑾寧淡冷一笑,當然,她陳瑾寧只是個鄉下回來的野丫頭,連自己的父親都不待見,且國公府看著是侯爵府邸,可也不過是父親早年立下軍功論功行賞的,那一年,光是侯爵就封了十幾人,非世襲,食邑也就那么丁點兒,加上如今父親在朝中也不得力,在督查衙門更是得罪了不少人,幾乎沒有人脈可依仗,跟炙手可熱的長孫將軍如何能比?

她前生的那位婆婆,眼睛是長在額頭上的,怎么看得起她這個所謂國公府三小姐?

 

網友評論

發表評論

您的評論需要經過審核才能顯示

為您推薦

言情小說排行

人氣榜

六合彩一码中特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