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說盡在SYS雙贏閱讀! 手機版

當前位置:首頁 > 資訊頻道>

嗣章朱槿by四合如意 江山笑我情入骨在線閱讀

嗣章朱槿by四合如意 江山笑我情入骨在線閱讀

發表時間:2018-11-12 09:05:30 作者:四合如意

嗣章朱槿是小說《江山笑我情入骨朱槿》主角,主要講述了煙花酒樓中,他們闖入彼此世界,愛的真恨得深的故事......

第一章 嗣章,為何不肯來見我?

大雨傾盆!

石階之下,艷麗衣服的姑娘跪著,雨水將她全身淋透,眼睛都睜不開!

仍舊執拗地高叫著:

“朱槿命不久矣,臨死只想見瓊寧王一面——”

“瓊寧王豈是你想見就能見的?!不自量力的貨色……”門倌一腳踢在她肩頭,“快給老子滾!惹了王爺三日后的大婚,只怕你家百條人命都不夠死的!”

三日后大婚……

嗣章三日后大婚……

她本受傷,這一腳踢來,竟生生噴將一口血來!

知道時辰不多,不能再繼續糾纏,拼力搡開門倌,直接闖進了瓊寧王府!

哪想門內,侍衛一層一層!

朱槿回光返照,最后一口氣吊了太久,喉嚨到口腔,全是血,卻不肯張口。

只怕一張口,就會倒下去。

可他的侍衛,還在進攻……

嘭——

終于栽到在地,雨水濺了滿身滿臉!侍衛一刀下去,刺穿了她的肩胛骨,將她齊整整釘在了泥水中。

終于耐不住,她嗤笑著高叫:“嗣章!我已為你除了那狗賊,卻活不了了,死前只想見你一面,你何苦如此——”

只是臨死前,想要再見他……

只是不想陰曹地府太孤單,想著凡間他還活著,只想無憾而已!

這一嗤笑,頓時滿嘴血,滿身血污!

她意識已經凄迷,卻拼命大張著眼,死死盯著那扇緊緊關閉的雕花門,夢囈一般呢喃著,不肯死心:“嗣章……”

陡然——

“王爺駕到——”

門打開。

錦衣華服的男子緩緩走出。

長身玉立,芝蘭碧樹。即使隔著雨簾,仍看得出那眉眼風華,顛倒眾生!

他終于肯見她了!

眼淚很快被雨水沖刷掉,傷口的血漬也被雨水沖刷的發了白,花`柳病在胳膊和臉頰上所起的癤子也被雨水沖得破了皮。

可她不覺疼。

見到那張臉,就覺死也無憾了。

嘴角竟嗤嗤笑了,“你的心里,其實舍不得我死,對不對?”

瓊寧王看到被死死釘在地上的她,已是渾身戰栗……

“誰下的手?”

聲音里強自壓抑憤怒。

旁人上前抱起她!

瓊寧王猛地意識到了什么,指尖冰冷,倏然攥住那人,嘴唇蒼白青紫,語氣殘忍,“放下。”

“殿下!”

“放下。”

他氣聲濃重,卻斬釘截鐵,“讓她走!”

讓她走……

沒有心疼。

沒有關懷。

甚至……連收留不肯……

雨水掩住了她滂沱的眼淚。

他既看她礙眼,她病了,殘了,癱了,已對他無用!將她棄如敝履,視如草芥,也是應當!

不如自己走,掙扎著想要爬起,膝蓋一軟。

——嘩!

猛然跪地!

高臺上的瓊寧王猛然一晃,若非旁人扶著,縱也要跌下高臺!

朱瑾張狂大笑,雖無法起身,卻奮力將周圍的侍衛推開,“滾!”

再狼狽,她也有尊嚴。

也不能任人嘲笑和宰割!

更不能讓他看了笑話!

她絕不妨礙他走向那萬丈高樓,皇權至尊!

“轟——”

一道驚雷。

旁人悄聲道,“王爺,鐘姑娘馬上來了……”

瓊寧王的臉龐在夜色里明明滅滅。

“知道了。”

轉身,骨節在螭龍紋的袖中捏得發白!

卻一字一句穩健而冰冷至極!

“把她給我轟出去!”

第二章 朱門深似海,從此是路人

朱瑾被侍衛從門檻直接摜下了樓梯!

再回望這金碧輝煌的瓊寧王府,只想笑!

朱門深似海,從此是路人。

古人誠不欺她!

卻再沒力氣爬起,大雨從頭灌至腳,她連爬都爬不起來!

身旁,轎夫的鞋底直接踩過她的腳踝!

綺羅珠履的丫鬟打著傘,在旁嬌笑:“小姐,后日就要嫁了。你還非要來看看。真是的,還擔心夫君跑了不成?”

輿轎中傳來羞澀的嬌嗔:“還不是因著瓊寧王太好看,天底下誰不想嫁……”

“哎呀,我家小姐害羞了……”

“哈哈哈……”

寒風吹起了轎簾一角,朱瑾看清了。

他要娶的新娘不是別人,正是當今丞相的女兒,姜姓王朝第一美女——鐘婉玉!

郎權女貌,真是天作之合!

怪不得對她如此殘忍!

跟這鐘婉玉比,她連螻蟻都不是!

即使出生入死為他,即使此番丟性命也是為他!

可嗣章……根本不在乎!

不在乎她的死活!

閉眼。

一口淤血傾瀉而出。

要死了罷……

終于要死了……

終于失去了知覺。

這世間,艱難萬險。沒有那個溫暖的嗣章,她熬不下去。

她熬不下去。

……

可老天偏偏不要她好過。

花·柳病藥石枉然!重傷已是侵入心肺!明明這破碎的身子,早已不堪重負!

可她竟然活了下來!

肩胛上的大窟窿還在,臉上的癤子印一個接一個,卻活了下來!

活了下來,就得接客!

生生咽下翻涌的情緒,顫抖的手掌冰涼,卻努力鎮靜!

看那肥頭大耳,手掌撩起她衣擺,指尖擰著她的腰肢!

她痛得鉆心,嘴角卻還咧著笑。

“嗤——”

衣服被扯開,黑暗里,雙手猛然被束縛在床榻之上!

肩胛痛得撕心裂肺,傷口定然被扯裂,她甚至能聽見皮開肉綻的響聲。

咬牙,閉上了眼睛。

既然是煙花女……

還能有什么其他的想法?!

也不是第一回了,縱然是嗣章,縱然是如今升為皇親貴胄的瓊寧王嗣章,不也曾生生忍受過?!

嗣章……

嗣章!

想起那個少年,心就揪痛揪痛!

一次見他。

他才十二歲。

夕陽如血!

骨瘦如柴的白面少年從御林軍的營帳里爬出,披頭散發,衣衫破爛,眼眶腥紅。宛如人間厲鬼!

嘶吼凄然,“不要過來!不要過來!”

那些獰笑的身影卻拽住他的腿腳,要再將他拖進去!

他死死攥住那把幾乎要斷了刃的匕首,慘白嘴角已是一絲一絲鮮紅!

寧為玉碎,不為瓦全!

她實在不忍,喊了一聲:“將軍大人好!”

那些士兵以為將軍真的來了,頓時嚇得丟了魂魄,鳥獸散盡!

她扶他起來。

塞了他一個饅頭。

他啃著啃著,眼淚就吧嗒吧嗒往下掉。

“你娘呢?”

沉默。

“你爹呢?”

沉默。

“你為何會在這里?”

依舊沉默。

后來才知道,這少年,竟是被親生哥哥送了進來!那哥哥,為防止這孩子爭家產,愣是用了這等卑鄙陰狠手段!

就算被找到。也是讓家人顏面盡失,再無可能回去了!

從此之后,他便跟了她。

有她的一口吃的。

便絕不會讓他餓著!

……

可惜了,煙花女有情,少年無心!

……

眼淚從眼角淌下來,可她還發著嗤嗤的笑聲。

那王公子也嗤嗤笑著,“朱瑾啊,別的姑娘一玩就哭,只有你,陪著我笑,還笑得這樣讓人心旌蕩漾……哈哈哈……”

“咔——”

笑聲戛然而止!

燈光猛然燃起!

王公子額頭一把匕首,已斷氣!

她猛從床上驚起,看那大敞的門外,站著一個人。

頎長清瘦,白衣白面,腰帶輕飄,衣袂輕飛。

第三章 你就是朱瑾?

那人走近,朱瑾的心仿佛不再跳動!

越來越近,她的心卻沉了!

不是嗣章。

怎么會是嗣章?!

鐘婉玉將她上下打量:“你就是朱瑾?”

“是。”她笑容肆意,“敢問大姜第一美女,有何貴干?”

鐘婉玉不跟她嬉皮笑臉,“我問你!你可認識我夫君,嗣章?!”

“可認識你夫君?”

朱瑾笑,“你夫君可是男人?”

鐘婉玉覺她瘋癲,“廢話!我夫君不是男人,還能是女人不成?!”

朱瑾依舊是笑,指著墻上的對聯,戲謔道:“男人嘛,我自然是認識的。不就是些折磨人的玩意兒……”

鐘婉玉被她說得臉一陣青一陣白,猛然一個巴掌打來,“賤人!”

她偏過臉,依舊帶笑!

“拿來!”

鐘婉玉招手,手持飛刀的黑衣人遞來藥瓶!

“我知道你會些功夫。似乎跟我夫君,還有些不明不白的關系!但煙花女就是煙花女!臭名昭著!人盡可夫!我是不要緊,但我絕不允許任何影響我夫君清譽的人存在!”

鐘婉玉下頷一指,“自己喝,還是我喂你喝?”

“喝什么?不喝。”

“不喝?切莫敬酒不吃吃罰酒!”

不等朱瑾再笑,那黑衣人一把扳住她的臉,將那整瓶藥水灌了下去!

藥水如綠礬油,直接灼著她的喉嚨,一路燒著脾胃!

痛得她眼眶盡是淚花,她卻死死將那淚花逼了下去,咧嘴笑,“你這大姜第一美女,居然會怕我這煙花女……”

鐘婉玉仿佛戳中心事,一把揪住她的衣襟,將她拎起!

霎時十多個巴掌生生打來!

朱瑾要還手,但藥力太旺,手腳根本也用不上力氣!

嘴角已血肉模糊,“你如此沒安全感,竟會恐懼到要對付我一個煙花女……”

傷口火辣,一開口撕心裂肺的痛,卻還在笑,“你在恐懼什么?是不是在恐懼王爺根本就不愛你……”

一個被愛的女人,何必如此拼命?!

一個被愛的女人,何必連煙花女都不放過?!

而她能活下來……

傷得那么重,病得那么重,她竟然活了下來……

除了他能救她,她想不到還會有誰肯救她,有能耐救她……

這世間,只有他瓊寧王府有一顆百疾解!

他十分珍惜,就是自己曾病得危在旦夕,都不肯吃!

卻給了她嗎?

她不確定。

但除此之外,她實在想不通,能有什么人,能有什么物件,可叫她一夜之間傷病痊愈?!

只能是他了!

這邊鐘婉玉聽她如此說,頓時張狂大笑起來。

“他不愛我?”

鐘婉玉指著她的鼻尖,“難道會愛你這個煙花女嗎?也不撒泡尿照照自己!什么貨色!親自結果了你都讓我覺得臟手!掌麟!”

“在!”

“上吧!”

一條白綾勾上她的脖頸,越箍越緊!

她咳不出來,叫不出來,那藥勁也越發濃烈,只讓她天旋地轉!

意識漸漸抽離……

門外猛然傳來腳步聲,似乎有人!

鐘婉玉臉色一變。

黑衣掌麟瞬間消失!

束縛在朱瑾脖上的白綾亦掉落!

她掙扎著要去開門!

“啊——”鐘婉玉突然驚聲高叫,一手扯開了自己的發髻和衣襟,“你別過來!”

花媽媽定然也聽見了,連忙敲門,“王公子?”

鐘婉玉一手揮落了桌上的瓷器,縮在角落里,手里攥住了簪子,“你再過來,我就死給你看!啊——救命!”

瓊寧王一腳踹開木門!

看到的就是這樣的畫面——

朱瑾桌旁呆立,嘴角猖狂而笑,手里的白綾還沾血。

鐘婉玉受了天大的驚駭和委屈!赤腳癱坐,失魂落魄!

那王公子額上豎插一把匕首,已經咽氣!

不用想,也能猜到發生了什么!

卻還是沉聲問:“怎么回事?”

鐘婉玉呆滯了幾秒,頓時撲上去,哭得撕心裂肺:“嗣章!嗣章……我就知道你會來救我的!我就知道……”

瓊寧王閉上眼,聲音壓低,看向朱瑾。

“解釋。”

第四章 謀害臣女,押入大牢

兩字利落。

卻透著壓抑的怒火!

鐘婉玉還在哭,“朱瑾姑娘約我來這里,我也是傻,就真的來了…哪想,她竟然聯合了這個公子,想要對我不軌……要不是、要不是殿下……”

瓊寧王目光未移,依舊瞧著朱槿,再次道,“解釋?”

解釋什么呢?

有什么好解釋的?!

千言萬語,道清了事實。會有人信嗎?

不會。

一個煙花女,一個失了情愛,被拋棄的煙花女,陷害千金小姐理所當然!

丞相之女,還需要去陷害一個煙花女嗎?

不需要!

她笑,聲音嘶啞,“你不是要娶她嗎?”

“你就視她眼釘肉刺?”

“是!”

朱瑾面含笑,雖然因著臉傷,這笑無比丑陋,但她一字一句咬得十分清楚,“我得不到的,別人休想得到!你不是要娶她嗎?你娶誰,我就毀了誰?!”

瓊寧王點頭,聲音平靜,似笑非笑,“好。”

眸光燦爛,“很好!”

陡然提高八度,“朱槿陷害良女,押送官府!”

轉身,指著抖如篩糠的花媽媽,“把這姑息縱容的老婦也抓起來!把這梨花樓給我封了!”

“嗣章……別……”

鐘婉玉拽著瓊寧王的衣袖,可憐兮兮,“煙花女也是人,也是要吃飯的,你不能把他們安身立命的地方都毀了……”

瓊寧王反問她,“是人嗎?”

不是人了!

言外之意,做出如此傷風敗俗栽贓陷害之事的人,枉而為人!

禽`獸不如!

朱槿只覺自己肝腸寸斷!

她知道,瓊寧王自是最厭惡這等骯臟陷害!

他曾被親生兄長送進軍營,被人欺負。

經歷過,自然了解其中齷齪!

更是嗤之以鼻!

可她沒有做!

她什么也沒有做!

他卻還在冷笑,“太過卑鄙,殺千刀不足以平憤!”

聲音冷冽,幾乎咬牙切齒。

朱瑾攥緊白綾!

指甲生生要剝落。

如果不是她斷定他用了百疾解。

救了她!

她定然立刻就自殺在他面前!

十多年……

十多年的相依為命,竟抵不過她人一句言語中傷,一席離間詆毀!

“殿下,朱瑾姑娘只是嘴硬!斷然做不出這等喪盡天良之事!只怕其中有誤會……”

就連旁人都明白她的……

那繡龍青衫的俊俏男子,卻仿若未聞。

一手抱起哭得幾乎斷了氣的鐘婉玉,大步離開!

她要轉身,卻已有侍衛押送著她,扭至官府!

縣衙一看是王府送來的案犯,謀害的還是當今丞相獨女,根本連審都不敢審,“這等賤人,自己被千人騎,居然還敢對鐘姑娘下手!”

“來人,二十大板!押入大牢!”

不容她說一句話,衙役直接將她扛上了條凳,如裹粽子一般,縛在了木板之上!

噼里啪啦二十下板子,打得是又快又狠!

痛得她幾乎要將后槽牙咬掉,卻無濟于事。只覺那脊柱如同被刀子一下一下砍著,隨板子一下一下地落著,幾乎要砸斷!

之前也不知那鐘婉玉到底給她灌了什么藥!

她張大嘴巴,卻連痛都發不出!

胸前的淤血一直憋著,臉朝下卻吐不出來!

嘴角一抹笑,嗣章……

他不信她。

她用命換他一世安好。

他卻不信她!

>>>原文繼續閱讀<<<

閱讀排行榜

六合彩一码中特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