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說盡在SYS雙贏閱讀! 手機版

當前位置:首頁 > 資訊頻道>

你在我時間里存在余淺_秦夏杜少澤在線閱讀

你在我時間里存在余淺_秦夏杜少澤在線閱讀

發表時間:2018-11-12 09:43:28 作者:余淺

《你在我時間里存在》是由作者余淺所著都市言情豪門短篇小說,主要講述了秦夏,杜少澤之間的故事。感興趣的小伙伴一起來閱讀吧!

1.婆婆給我下了藥

不到懷孕生孩子,你都不知道自己嫁的是人還是狗。

大學里我與陳宇相愛,一畢業我們就結了婚。他對我很好,唯一的毛病就是有一些媽寶。

婆婆很強勢,一心想要抱孫子。結婚半年,我的肚子都沒什么動靜,她就二話不說的搬來和我們同住,還勒令我辭掉工作,專心在家調理身體備孕。

我現在正處于工作上升期,婆婆的態度也讓我心里很不舒服,為了這件事,我沒少和陳宇吵架。

然而陳宇卻一邊倒的幫著婆婆說話,私下里一直勸我等生完孩子讓婆婆帶,自然就不會再來管我了。我不忍心看陳宇受夾板氣,最終妥協成了一名家庭主婦。

婆婆讓我們去醫院做了檢查,確定身體沒問題后,天天盯著我們要孩子,連我跟老公的房事都要干預。

在我感覺快被逼瘋的時候,我懷孕了。

婆婆態度也變得極好,天天變著花樣給我補身子,我也漸漸放下之前對她的偏見。

熬到五個月的時候做孕檢彩超,婆婆托了關系查出是個女孩。當時她臉上堆著笑道謝,我心里奇怪,因為我知道婆婆是想要個孫子的。

哪料隔了兩天我突然腹痛難忍跌到在地,當時下面就出血了,我狂喊婆婆,可是卻一直沒人來。等到陳宇回來把我送去醫院時,孩子已經沒了。

小產期間婆婆盡心照顧,還經常自責那天要不是自己睡太死,沒準孩子就不會掉。

我竟然也信了。

一個月剛過,婆婆便讓陳宇跟我同房。

我不同意,醫生說至少要休養半年才能再懷孕,可沒料夜里陳宇就強壓在我身上……

更讓我屈辱的是,在陳宇強上我的時候,婆婆就站在門外,不時提醒陳宇應該以什么姿勢做,又該什么頻率。我疼到整個人都扭曲,卻阻止不了陳宇。

后來意識迷離,依稀聽見陳宇的低吼聲,以及門外婆婆焦急的提醒:“小宇,趕緊把枕頭墊在她腰下,把腿提起來,不能有一滴漏出來。”

于是我便以屈辱的姿勢被陳宇半吊在半空中,最終失去了意識。

直到過不久,我再次懷孕。

這天我睡得昏昏沉沉的醒來,依稀聽見屋外有人在說話。走至門邊,鬼使神差的,我沒有立即走出去,而是站在門邊,于是聽見了后面的一段對話。

婆婆:“小宇,一會你把這杯牛奶給她喝了知道嗎?”

陳宇:“媽,才一個多月就喝,不會有事吧。”

婆婆:“傻兒子,就是要月份小了喝這藥才容易流,不然像上次那樣弄得都是血多滲人。”

陳宇:“可是……”

婆婆:“別可是了,媽還能騙你?媽這次可是托人去香港查的血,肯定是女孩,不能要!”

我全身血液都凝住了,懷疑自己耳朵聽到的一切。

外面一個是我的丈夫,一個是我的婆婆,居然在密謀騙我喝下打胎藥,更可怕的是上一次流產居然也是婆婆給我下了藥

2.現實殘酷

當我寒心地走出臥室時,立即聽見婆婆的干咳聲,余光里看到她跟陳宇使了個眼色。

陳宇只略一遲疑就拿了桌上的一杯牛奶走過來,“夏夏,起來了啊,我給你熱了牛奶。”我的目光落在那牛奶杯上,乳白色的液體一如往常,卻藏了殺人的藥。

抬起眼看向他,一字一句問:“你真的要殺了我們的孩子?”

陳宇的目光一驚,沒想到我突然有此一問。

婆婆先反應過來,沖過來就推了我一下子,口中怒罵:“懷不了男娃還敢這么橫!我今天話就晾在這里,必須把這女娃子給打了,這杯牛奶你不喝也得喝。小宇摁住她,把藥灌進去。”

我聞言大驚失色,沒想到婆婆竟然撕破臉,立即要往門外跑,可頭上的痛感又把我扯了回去,向后摔倒的同時聽見頭頂傳來婆婆的厲喝聲:“小宇你還愣著干什么,把藥拿過來啊。”

當視線里看見陳宇的身影時,我的心已經涼了,“陳宇,你敢殺了我的孩子,我做鬼也不會放過你們!”

陳宇可能被我冰冷的目光嚇到,愣了一下,還是端起杯子灌進了我的嘴里。

藥效來得很快,身下不斷涌出的血,讓我感覺自己馬上就要死了……

陳宇想要過來卻被婆婆攔住,冷冷的聲音像來自地獄的魔鬼:“死不了人!兒子,時間不早了你也趕緊上班去吧,我去再找人問問有沒有生兒子的秘方。”

隨著門哐當聲響,兩人都走了出去,徒留下我游走在生死邊緣,痛到渾身抽搐。

我的眼淚終于滾了出來,我真是瞎了眼,愛上了陳宇

都說婆媳是天敵,可是陳宇是我交頸而臥的丈夫,他卻幫著婆婆成為殺死我腹中孩子的劊子手,這是我無法承受的。

可現實于我更殘酷的是——身下在血流不止。

因著上次的“藥流經驗”,我意識到這是反常的,我不能死,不能如了他們的意。手機在剛才扭打中砸爛在了地上,我只能下樓去求救。

強撐著從地上爬起,跌跌撞撞走到樓下,放眼四周一個人影都不見,我只好搖搖晃晃地走至馬路邊,剛想伸手攔車,突然背后被重重撞了一下,我想要站穩已經來不及了……

人一下子就往馬路中間栽了出去,只聽見輪胎與地面打磨的尖銳聲音,撕扯了頭皮震了耳,同時身體被撞飛,重重落地的一瞬我悲從中來。

很不甘,可是命運待我如斯,要我今天這樣屈辱地死去。

渙散的視線里,依稀看到那輛寶藍色的蘭博基尼里走下一個人影,緩緩走到跟前,我只看到一雙質感很好的鞋子,來不及看清來人的樣子,黑暗便吞噬了我。

再次醒來時眼前一片漆黑,全身無知覺,分不清是在哪里。

渾渾噩噩里猛然驚覺黑暗中有另一個人,因為我有強烈被注視的感覺。

“是誰?”聲音出來卻發現嘶啞得都不像是自己。

3.車的主人

隨著我一聲詢問,依稀見一個黑影走了過來,燈被突然打開,刺得我眼睛都睜不開。等終于適應了光線后,我看見有個身著休閑深色西裝的男人站在旁邊,但因為背光而站我看不太清他的臉,目光下落至他的袖口處,金屬美杜莎的紐扣。

腦中立刻想起最后陷入黑暗之前看見的那雙鞋,他是……那輛車的主人

那雙冷漠的黑眸洞悉了我的想法,淡聲道:“你撞了我的車,不過你沒事。”

我先是怔了怔,等反應過來不由愕住,我沒事?“可是我沒有知覺啊。”

“那是你清宮打了麻藥,藥性還沒散。”

清宮!這兩字頓然將我拉回現實,目光轉至自己小腹,本也就只懷孕了一個多月,肚子還沒大起來,可之前的沉墜感這時候卻全無知覺。

孩子沒了,而我卻沒有死……

眼睛干澀地疼,卻流不出淚來,嘶啞著聲鈍鈍而問:“為什么要救我?”

此時的我是哀莫大于心死,生無可戀。

“救你?你想太多了。”男人冷冽的聲音拉回我的注意,“你突然沖到我的車前,導致我車頭撞在護欄上,車燈盡毀,這是第一筆帳;第二筆帳,因為你的事阻礙了我的行程,導致我延誤了飛機,一單三千萬的生意被搶走了。”

所以,他出現在這里是等著我醒來跟我算賬的

就在這時門上突然傳來輕敲聲,進來一個陌生男人,語氣恭敬而道:“杜總,她的家人找過來了。”

我心頭一緊,陳宇來了

身邊男人眉眼上挑,低眸瞥了我一眼,“讓他們進來吧,正好把帳一起清算了。”

莫名感覺身上有股寒意冒出來,不知是因為此人危險的氣息,還是因為即將要看見在不久之前對我絕情殘忍的陳宇。

然而,來的不單是陳宇,還有婆婆。

他們幾乎是奪門而入的,婆婆走在前面一臉憤恨,陳宇則走在后面臉色陰沉。婆婆進門便破口大罵,“你個掃把星哪不好去死,偏要往人家車上撞,這是想要害我們陳家家破人亡啊。我告訴你這個賤人想都不要想,小宇已經拿了離婚協議過來,你趕緊給我簽字,別把你那一身的臟水往我們陳家身上潑。”

我麻木地任由婆婆在那罵,眼睛只狠狠盯著她身后的男人,那個我一直視為依靠的丈夫。

只見他目光躲閃不敢與我對視,手中捏著的紙卻是偷偷遞給了婆婆,婆婆一把拽過就朝著我的臉甩過來,紙張鋒利,劃過我的臉立即帶出刺疼感。

但是沒人在意,婆婆逼迫著我拿筆要在上面簽字。

轉眸間看見站在旁邊的男人冷眼旁觀這一切,一臉的嘲諷,像在看一出丑劇。

我拼盡全力把婆婆推開,人也從床上滾到了地上,發出不小的動靜。婆婆有些被嚇到的往后退了一步,我凝眸看向一直躲在她后面的陳宇:“你要跟我離婚?”

陳宇見避不過,只能走出來說話:“小夏,剛剛來的時候我有去找過醫生,醫生說你今后都不能生育了。我不能讓陳家絕后,你就簽字跟我離婚吧。”

霎時天旋地轉,他說什么?我今后都不能生育了

4.不過是場笑話

婆婆這時不屑地冷哼出聲:“聽見沒有?你以后都不能生娃了,還要你有什么用?本來你肚子就不爭氣,懷了兩胎都是女娃子,趕緊跟我們家小宇離婚了別再來害他。”

“害他?”我怒極攻心,整個人都在渾身發抖,“分明是你們接連兩次對我下打胎藥,才導致我子宮受損不能生育的。陳宇,你真這么絕情,不顧我們這些年的情分嗎?”

陳宇的眼神閃了閃,剛要張口就被婆婆擋住,“絕情什么?我兒子心軟,我可由不得你,今天你這婚就是不離也得給我離。”

看著這樣的陳宇,我還有什么可期待的?他沒有半點自己的主張,所有的事都是他媽在做決定。心頭仿佛被一把尖刀刺入,徹底斬斷了我對陳宇的最后一絲念想。

再開口已經垂了眸,卻語氣堅定:“要離婚可以,房子的首付是我出的,你們把這個錢還給我。”

沒了愛情與婚姻,我不能再沒了尊嚴。

婆婆一聽立即跳腳了,“你胡說什么?房子分明是我拿錢給你們買的,你個掃把星還想借著離婚來分瓜財產,做夢去吧。”

我抬起頭,冷怒而道:“做夢的人是你!房產公司有我跟陳宇一塊簽合同的存根,即便沒有,房子也屬于婚后財產,離婚我可以分到一半。”

婆婆不懂這些法律常識,回頭小聲去問陳宇:“真的是這樣嗎?”在看見陳宇臉色難看地點了點頭后也蔫了,扭頭看見一旁衣裝考究、身份尊貴的男人,她立即恭維了笑道:“家丑不外揚,讓您見笑了。您的車子是被她給弄壞的,盡管找她就是,這邊我們也就不給您添麻煩先走了。”

說著她推了一把陳宇,見陳宇還傻愣著站在原地便強拽了人拖出了病房。

病房的門又被關上了,一室靜寂。

我還躺在地上,地面的冰涼侵進了皮膚,卻不及我心頭的寒涼,絕望一點點彌漫全身。男人的誓言根本不值得信,也應了那句——

不到懷孕生孩子,你都不知道自己嫁的是人是狗

于今天為止,我的愛情與婚姻,不過是場笑話。

“處理完了家務事,是不是該談談我跟你的事了?”一道冷沉的聲音在頭頂響起,拉回我偏離的神識,抬起頭便見那個始終冷眼旁觀的男人,正居高臨下地望著我。

到這時才看清他的長相,很英俊,輪廓深邃,整個氣息給我矜貴的感覺,又覺那凝注于我臉上的目光中帶了令人威懾的冷意。

突然他彎下腰來,瞬間拉短了與我的距離,就在我晃神間身子一輕,竟被他從地上橫抱而起。不過轉瞬便被重新放到了病床上,整個過程他都眉眼一片平靜,臉上毫無波瀾。

我卻驚愕到說不出話來,只愣愣地看著他。

5.杜氏集團

我卻驚愕到說不出話來,只愣愣地看著他。

男人蹙了下英挺的眉,再次提醒:“你撞壞了我的車。”

神智回歸,強自鎮定了問:“我應該賠你多少錢?”

“車燈的話倒也不怎么貴,幾十萬而已。”

幾十萬?而已?我驚鶩地睜圓了眼。

聽著他報出的天文數字,心沉到谷底,最終白著臉道出事實:“我沒那么多錢賠你。”

他的眉眼沉了沉,又蹙起眉來,口氣似乎多了不耐煩:“連幾十萬都沒有嗎?”

聽他的口吻,幾十萬對他來說是小錢,可對我而言,卻屬于天文數字了。要知道我畢業后就與陳宇結婚了,只工作了半年辭職在家生孩子,別說積蓄了,就連平常生活費都被扣在婆婆那。

不過我已經決定要跟陳宇離婚了,等把房子的錢分來應該也夠賠償給他。

于是我向他提出請求:“能不能給我幾天時間籌錢?”

他挑了挑眉,忽然俯下身來,氣息頓停在我的正上方。

“給你幾天時間可以,但是你逃了怎么辦?”

淺沉的嗓音一字一字地抵進耳膜,含著威懾力,我竟不敢與他對視,慌亂地移轉開目光急聲回應:“我不會逃的,你相信我。”

只覺他的眸光向下而掃,我也下意識地垂眸,頓然大驚失色

一定是之前跟婆婆纏斗時被扯開了領子,這時我的衣領竟然大開著,從他的角度將領內春光一覽無遺,而里面竟然沒有穿

我急忙拉好上衣,想對他呵斥,可見那雙黑眸中閃爍的幽光又不敢。

終于見他直起身,剛要松一口氣,沒料他的手若有似無的從我的胸前滑動,似笑非笑地開口:“雖然臉白的像鬼,底下倒還算有料。如果當真籌不到錢,不如你換個方式做抵償。”

突然被占便宜,而且是這般***裸的,我羞憤之極!去推他的手卻推不動,對他怒喝:“你放開我!我結婚了!”

哪料他非但不放,還用力按揉起我的胸部來,更可怕的是我那尖端被他揉捏后竟然起了反應,同時也被他察覺,嘴角露出笑來:“你很敏感。而且你馬上不就要離婚了么?”

我羞窘到極點,我在這個男人眼里不過是個笑話

終于他滿足了手癮,而我只覺胸處鈍鈍麻痛。

“秦夏,很期待與你再見。”丟下這句話他就轉身走了出去。

在他走后,之前那個來匯報說我家人來了的男人走進來遞給了我一張名片。

杜少澤。

簡單三個字,下面只有一串手機號碼,但在名片的右上角印了杜氏集團的水印。

我的臉白了白,是城北那個杜氏集團嗎?那杜少澤豈不是杜氏集團的掌權人?我究竟惹上了什么人

只住了三天我就出院了,盡管還覺渾身乏力。因為一個人孤伶伶地躺在病房里,噩夢連連,不是夢見婆婆兇惡的嘴臉,就是夢見嬰兒的哭聲,還有陳宇的懦弱都縈繞著我不放。

辦了出院手續我就打了輛車回去,即便決定跟陳宇離婚了,可我還是不愿相信他不愛我了,而是被婆婆強迫的。可當我踏進家門的一瞬,才知道更大的屈辱在等著我。

閱讀排行榜

六合彩一码中特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