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說盡在SYS雙贏閱讀! 手機版

當前位置:首頁 > 資訊頻道>

醫妃讀心術陌下悠竹_唐可心南宮弈小說閱讀

醫妃讀心術陌下悠竹_唐可心南宮弈小說閱讀

發表時間:2018-11-12 09:47:06 作者:陌下悠竹

《醫妃讀心術》是由作者陌下悠竹所著言情類小說,主要講述了唐可心,南宮弈之間的故事。感興趣的小伙伴一起來閱讀吧!

第一章 乖,別怕

熱,很熱,讓人發狂的燥熱,混雜著難以控制的沖動,流竄過全身,她的嬌軀不受控制的輕顫。最新最快更新

痛,很痛,頭似要裂開,硬生生的撕裂著每一根神經,狠狠吞噬著她本就模糊的意識。

地獄般的毀滅,似要將她淹沒,讓人逃無可逃。

縱是如此,唐可心還是第一時間強迫自己冷靜下來。

這是什么情況?她明明在執行任務?怎會變成這樣?

很明顯,她是被下藥了?

她,某特殊高層的秘密軍醫,著名的心理博士,能給她下藥的人還真不多。

“人雖傻了點,一張臉還是看的過去的,今晚你就好好享受吧。”門外突然有腳步聲傳來,淫穢的聲音雖然極力壓低,還是傳進了唐可心的耳中。

雖還未完全弄清是怎么回事,只是,這一句話,便讓唐可心明白,接下來會發生什么事。

唐可心知道,此刻,她必須自救。

只是,此刻頭痛的厲害,身體也更加難受,而且全身使不出半點的力氣,爬都爬不起來,更別說逃離。

這藥實在厲害。

手胡亂的撐著,掙扎著想要起身,有心卻無力,不過,唐可心感覺到自己好像按到了什么東西。

就在房門被推開的那一刻,床突然塌了,床塌了,塌了!

然后,唐可心直直的墜下,墜下!

在她墜下的那一瞬間,床閉合,恢復原狀。

落地的那一刻,并沒有預料中的疼痛,只是落點有些不平,唐可心瞇眼,她壓著的似乎是一個人。

通過觸覺的感知,可以確定此刻她壓著的,是一個不折不扣的男人。

男人的氣息帶著幾分冷冽,卻有著一種讓人沉醉的獨有的味道,充斥著她的氣息,瞬間將她包裹。

唐可心望向他,醉眼迷離,光線不明,看不清,人卻迷亂,身子不受控制的輕顫,體內遽然涌動著一種瘋狂的渴望。

仿若在沙漠中掙扎了幾天幾夜瀕臨枯竭的人,突然看到一片綠州,宛若天堂的救贖,致命的誘惑瞬間滲入進她每一個細胞。

“恩。”唐可心情不自禁的輕吟出聲,強撐的意識,在那一刻瞬間的瓦解,崩潰,她低頭,熾熱的唇就那么吻向身下的男人,吻在他的頸窩處。

男人僵住,黑暗中看不出表情,只是冰封千里的寒氣卻瞬間漫開,充斥進每一寸氣息,剎那間聚起毛骨悚然的殺意。

這個從樓上跌落的女人竟然該死壓在他的身上,而且還強吻了他?

若非剛剛解去身上的毒,此刻不能動,他定要將這個不知死活的女人碎石萬段。

只可惜此刻的唐可心感覺不到危險,她只知道這般的靠近,讓她的身體不再那么難受,體內的**終于有了一個突破口,所以,她需要更多。

她的吻多了幾分狂亂,香舌伸出,不斷侵犯著他的頸部,甚至還不怕死的啃咬起來。

男人的身子明顯的僵滯。

“乖,別怕。”恍惚中,一道聲音略略模糊的傳開,辯不清是誰的,半醉半醒中,唐可心感覺到一只大手鉗在她的腰間,似要將她纖細的柳腰折斷。

哼,一點都不知道憐香惜玉。

此刻,她竟然還能不怕死的要求某被強的男人憐香惜玉,膽的確夠肥的。

若非此刻男人不能動,鉗在她腰上的手已用了他全部的力,她只怕灰都不剩了。

她的唇沿著他的頸部一路向上,終于移到他的唇上,吻住。

男人的唇抿起,牙齒暗咬,唐可心不能深入,唇微翹,似有些不滿,下一刻,她的手突然在男人腰眼處用力按下。身為醫生,對付這樣的事情,她還是有辦法的。

此刻的唐可心意識早就模糊,只是體內瘋狂的**促使著她本能的做著這一切,若非此刻中毒,打死她,她都不會也不敢這么做。

因為剛剛解毒,毫無抵抗力的男人因著她這突然的動作沉沉輕吟,唇微啟。

唐可心趁機順利的深入。

唐可心滿意的笑了,笑的春風蕩漾,笑的妖艷嫵媚,笑的得意耀眼。

男人卻沉了臉,眸子中的殺意瘋狂肆虐,縱是在這黑暗中,那目光都能瞬間的將人凌遲了。

不過,那殺意對此刻的唐可心并沒有造成任何的影響,她的香舌帶著幾分試探滑入他的口中,舌間帶著淡淡的藥味也盡數的侵入男人的口中,她口中殘留的媚藥進入他的身體。最新最快更新

正如唐可心先前所料,這是一種很厲害的媚毒,沾上一點,足以瘋狂。

更何況現在的他,毫不抵抗力。

男人身上的冷冽慢慢淡了,殺意也少了先有的威力,一雙深邃的眸子微微黯然,染起幾分異樣的色彩。

唐可心熾熱的身子與他緊緊貼合,一只小手混亂中伸進他的衣衫,爬向他也變的有些熾熱的胸膛。

下一刻,他性感的薄唇緩緩勾起,暈開片片驚瀲,魅惑入骨,勾魂攝魄,一個翻轉,他已將她壓在身上,兩人瞬間轉換了方位。

不知是不是刻意懲罰,男人突然低頭,狠狠的咬住了她的肩膀,縱是此刻意識模糊的唐可心都痛的輕呼。

這一咬定不輕,怕是會留下痕跡。

在她的低呼中,他松開口,卻在下一刻,用力吻住她的唇,吻去她所有的聲息,與此同時,他的手已經快速的扯去她身上的衣衫。

此刻的唐可心,早已無法思索,只能在那熾熱瘋狂中沉沒。

纏綿中,熾火焚燒,激烈而瘋狂,瘋狂的索取,瘋狂的霸占、無休無止……

唐可心很佩服自己,在這般的瘋狂中,竟然沒有累暈,昏死過去。

待他停下,藥已散去,她恢復了清醒,也瞬間讓自己冷靜,她必須盡快離開。

黑暗中,她摸索著拿過衣衫,想要穿上,卻發現手中的衣服有些奇怪,不過,好在還算勉強的穿上了。

“想走?”只是,她下了床,腳剛落地,還不曾邁開,一道陰沉沉的聲音突然從背后傳來。

那聲音不高,卻冰寒刺骨,危險窒息,如同來自地獄最深層的催命符,讓人毛骨悚然的恐懼。

黑暗中,唐可心不曾回頭,卻清楚的感覺到他直射而來的目光,那目光中有著狠不得將她立刻凌遲千片,然后再挫骨揚灰的殺意。

向來冷靜,多年來已不知害怕為何物的唐可心此刻竟然硬生生僵住,后背涼颼颼的驚寒。

唐可心清楚的知道,這個男人是真的想要殺她。

唐可心唇角輕扯,就算是她誤闖了他的房間,先前有那么一點點的強他的意思,但是,這種事情吃虧的終究是女人吧,她一個國色天香的大美女還虧了他?

更何況最后還是他主動,一次一次狠狠的要著她,而且這個男人還變態的咬傷了她的肩膀,到現在,她肩膀還痛著呢。

吃干抹凈不認帳就算了,何必絕情的要殺她。

不過,想殺她,怕是沒那么容易,唐可心身子未動,手卻暗暗握緊,他若動手,她便……

只是,等了片刻,身后卻沒有動靜,帶著些許疑惑,唐可心緩緩轉身。

對上他那冰封千里卻殺意肆虐的眸子,冷靜如她,仍卻驚的心顫。

從不知,一個眼神竟能有這樣的威力,她知道這個男人不簡單,而且很危險。

此刻,他坐在床上,一雙眸子死死的盯著她,不過,卻并沒有動。

這般明顯的殺意,卻不動手,那就只有一種可能,此刻的他,不能動。

唐可心唇角微瞥,松一口氣,什么嘛,害她虛驚一場。

正如唐可心所料,他此刻的確不能動,剛剛突然起身,導致氣血逆涌,不過,縱是如此,此刻他全身散出的氣息仍就讓人心驚膽顫,不敢靠近。

看到他滿身的殺意,狠不得立刻將她碎石萬段,卻又偏偏不能動,唐可心的唇角微微勾起一絲笑意。

“恩,就這么走了,的確不厚道。”唐可心望著他,很是認真的點了點頭,聲音因著剛剛的瘋狂明顯沙啞。

這個男人要殺她,被他嚇的虛驚一場,就這么走了,可不是她唐可心的風格。

她唐可心從來不記仇,因為有怨有仇,她當時就報了。

而且,她向來最是善解人意,讓他一人唱獨角戲,她還真真過意不去,所以,她決定要好好配合他。

男人死死的盯著他,寒意冰封,殺意更濃,卻也略略隱過一絲意外。

“雖然,你的技術實在不怎么樣,不過剛剛畢竟辛苦了一場,所以,多多少少總是應該給點的。”她唇角的笑不斷漫開,態度卻更是認真且帶了幾分鄭重。

黑暗中,他看不見她臉上的笑,卻能夠清楚的辯出她聲音中那該死的輕快。

該死的女人。

“女人,你在找死!”瞬息間,他的眸子遽然瞇起,狠狠的盯著她,聚集的殺意毫無遺漏的劈在她的身上,似要將她剝了皮,抽了筋,剔了骨,然后再挫成灰。

唐可心相信,若是這個男人能動,肯定就那么做了。只可惜,此刻他動不了。

所以,唐可心不怕他。

手比心快,唐可心的手似下意識般的伸進腰間的一個荷包,摸出幾塊零碎的東西。

望著自己摸出的東西,唐可心愣了愣,這貌似是一些碎銀子。

什么時候,這二十一世紀也用銀子了?而且,她腰上竟然掛了個荷包?

對上他殺人的目光,唐可心來不及細想,不管是鈔票還是碎銀,對于此刻她要做的事情似乎并沒有影響,所要的結果都一樣。

“這些碎銀是賞你的,這可是你辛苦所得的賣身錢,一定要拿好了。”唐可心將碎銀放在他的手中,很是體貼的交待完,然后瀟灑的轉身,向外走去。

“女人,你最好別落在我手里,否則……”死死盯著她的背影,男人牙齒狠咬,咬牙切齒的狠絕中隱著陣陣嘶磨聲,這個該死的女人竟然真敢……”

“放心,不會有那一天的。”唐可心的回答肯定而自信。

以她的身份,她的能力,只要她不想,沒有人能夠找到她。

中毒是一個陰謀,遇到這個男人卻是意外,剛剛對他的捉弄亦是因他起了殺意,就只當是一個無傷大雅的玩笑,不過,這一切過后,將不留任何痕跡。

只是,她不知道,天已變了,她已不再是二十一世紀那個血雨腥風中仍就能夠全身而退的唐可心。

而她更不知道,剛剛她親自放在男人手中的幾塊碎銀中,還有一個其它的物件,上面刻有特殊的標記。

不會有那一天?望著他離去的方向,他怒極反笑,很,很好,他倒要看看那個女人如何逃的掉?

就算是掘地三尺,他也定要將那個女人挖出來。放眼天下,他要找的人怕是還沒有找不到的。

突然感覺到手中碎銀中的異樣,他眉角微揚,唇角一點一點緩緩勾起似笑非笑的弧度,幽魅入骨卻更讓人心驚膽顫。

第二章 忍不住的心驚

出了房間,望著眼前的景物,唐可兒有片刻的茫然,這兒?貌似是一個寺院。最新最快更新

寺院?她為何會在寺院?而且這寺院之龐大,之華麗是她以前從未見過的。

唐可心有些蒙,側目回望剛剛的房間,想起剛剛那個男人,突然感覺到一股陰冷冷的詭異。

不敢過多停留,她急速邁步離開。

“小姐,你又跑哪兒去了?嚇死冬兒了。”不知走出多遠,一個迎面撲來的身影,讓唐可心硬生生的止住了步子。

“小姐,小姐,終于找到你了。“來人喜極而泣,當場就哭了。

“先回去。”雖還沒完全弄清是怎么回事,但是唐可心已經意識到整件事情的不尋常。

冬兒愣了愣,似有些回不過神,小姐剛剛的樣子?

不過卻并未多問,而是帶著唐可心回了房間。

進了房間,看到房間內的擺設,再看到自己身上的衣服,唐可心知道這件事情真的嚴重了。

而更嚴重的是,她感覺自己的腦中似乎多了一些不屬于她的記憶!!

她不會是詭異的穿越了吧?

腦中原本不屬于她的記憶越來越多,越來越清晰,唐可心一點一點的理順,大略的也能弄清是怎么回事了。

看來她是真的穿越了,而她穿越過來的這副身體跟她同名同姓,模樣也是一樣的,只不過,這副身軀的原主人平時里癡癡傻傻的,瘋瘋癲癲的,說的直白一點,就是一個傻子。

她一個特殊高層的秘密軍醫,一個心理博士,竟然穿越到一個癡傻兒身上,也真是醉了。

唐可心突然想到剛剛那個男人,若這兒不是現代,而是古代,那?

那冰封的寒氣,那噬骨的殺意,再加上那強大的氣勢,足以讓她明白,剛剛她惹的男人不簡單,絕對是一個厲害、危險的人物。

她剛剛還狂妄囂張地對他說,他絕對找不到她,但是現在的情形,顯然不是那么回事了。

在這個以男人為尊,身份、地位決定一切的社會里,像他那樣男人的應該是叱咤風云、無所不能的。

這么癡癡傻傻的一個小女子惹了那種男人的后果…………、

她真的有些不敢想了,或者等不到天亮,她就有可能被他剝皮抽筋,挫骨揚灰了。

一時間,她只感覺到后背一陣發寒。

突然明白了什么叫做不作死就不會死。

“小姐,你這是怎么了?發生什么事了?怎么會??”忠心的丫頭見她一身狼狽,發絲散亂,急的眼淚直冒,乒乒乓乓的話語如倒豆子一般。

“停。”唐可心喊住她,“你,現在去睡覺,什么都別問,什么都別說,我想靜靜。”

縱是冷靜如她,一時間都無法接受這突然的荒謬的詭異的變化。

所以,她要靜靜,好好想想接下來該怎么辦?

這丫頭對她忠心,她也不想過多的去隱瞞,畢竟來日方長,最是身邊的人,也瞞不了。

冬兒怔住,雙眸圓睜,一臉的驚愕與不解,小姐怎么好像突然不一樣了?心中疑惑如泡泡般冒出,只是小姐不讓問,她不敢問。

夏日里,經過剛剛的瘋狂,身體實在不舒服,只是此刻在寺院中,又是這個時辰,唐可心只能簡單的清洗了一下。

碰到肩膀上被那個男人咬的傷口,仍感覺一陣疼痛,他咬的的確夠狠,傷口很深,還滲著血。

她雖是醫生,這兒什么都沒有,也不好處理傷口,只是簡單的清洗了一下,其實這點傷對她而言實在不算什么,好在是人咬的,不是狗咬的,不用打狂犬疫苗。

躺在床上,唐可心思來思去,想的不少,離開,萬萬不行,她現在一旦離開,就算她以前是個傻子,那個男人也會第一個懷疑她,相反,她只要按兵不動,目前的這個身份倒是一個不錯的掩護。

就她先前的表現,他怎么都不會想到這個癡傻小姐的身上,看來她剛剛的無意之舉倒是幫了她大忙。

想明白了,唐可心便決定順其自然,隨遇而安,以不變應萬變,萬一有什么情況再見機行事。

折騰了一夜,實在累了,唐可心迷迷糊糊中還是睡著了。

“小姐,快起床了,太子下令所有人速速趕去禪堂,慧圓大師**馬上就要開始了。”天已大亮,冬兒見自家小姐還沒起,有些急了。

唐可心眉角微蹙,這兒是玉禪寺,今日慧圓大師在寺中**,雖說慧圓大師**一事十分隆重,但是這一大早的太子親自下令??

既然是太子親自下令,自然不能耽擱,這個時候,她萬萬不能做例外特殊之人。

好在,唐可心去的并不是太遲,走到禪堂外剛好遇到其它幾個小姐,幾個小姐看到她都是一臉的譏諷、嘲笑。

唐可心并沒有理會,只是,剛一走進禪堂,便感覺到氣氛不對。

唐可心緩緩向前,看到禪堂中間擺了東西,雖然用布遮了,唐可心只需一眼便能辯出那是一具尸體。

唐可心突然有一種不太好的預感。

“所有人都到齊了嗎?“坐在正中間的男人緩緩出聲,聲音一出,自帶了一股震懾全場的威嚴,整個禪房瞬間靜了下來。

“回稟太子,都到齊了。“站在一側的侍衛恭敬回道。

“恩。”太子應著,一雙眸子快速的掃過四周,目光看似隨意,卻偏偏透著一股似能穿透人心的犀利,“昨天晚上,住在東廂二樓第二個房間的林公子意外死亡,事關人命,所以,在慧圓大師**之前要查清此事。”

唐可心眼角輕跳,東廂二樓第二個房間,那不就是她穿越過來時所在的房間!

后來她無意間按到機關,掉到了一樓。

二樓的人怎么會死了?

昨天晚上一樓的那個男人是誰,她不知道,也不敢去查,昨天晚上,那個男人咬牙切齒,狠不得直接將她撕裂的樣子她可是記的清清楚楚。

此刻那個男人肯定布下了天羅地網要抓到她,她一個不小心,就有可能自投羅網。

唐可心有百分之百的理由相信,此事是針對她的,要不然,也不必聚集了所有人在禪堂徹查此事。

唐可心猜想,昨天晚上的那個男人極有可能就在禪堂中,怕是正在暗中觀察,撐控著一切。

看來,那個男人比她想像中的更危險,看來,她真惹了一個不能惹的人。

若是如此,她能否躲的過?縱是冷靜如她,此刻都忍不住的心驚。

第三章 等一下

那人在暗處,不動聲色的撐控著一切,她防不勝防。

唐可心隱在人群中,眸子略抬,暗暗觀察,正中間的顯然是太子,俊美到極致的五官,渾然天成的優雅,尊貴,一雙眸子看似淡然無波,卻有著足以洞悉一切的犀利,絕對的深藏不露。

唐可心目光略轉,望向太子左側的男子時,微怔了一下,只見他劍眉如峰,明眸如星,薄唇如玉,一張棱角分明的臉如神釜刀功雕刻而成,無懈可擊的完美。

他雙眸微斂,不動不語,甚至眉角都不曾抬一下,一種不容質疑的男人獨有的霸氣卻如同他的人一般張揚到極致。

他應該就是傳說中的三殿下夜讕絕。

唐可心暗暗呼了一口氣,縱是他不曾抬眸,她也不敢多望,連連轉移了目光。

太子右側一身紅衣尤為醒目,紅衣張揚,最易喧賓奪主,只是等到唐可心看清那人的容貌時,卻是呆了一呆,他膚色瑩瑩如玉生輝,鳳眼微微朝上斜飛,黑眸寶光燿燿,又若秋潭深邃,舉手抬眸,魅惑驚艷俗世眾生,唇角輕揚,淡淡輕笑足以瞬間迷倒眾生。

此情此景,讓唐可心想到現代很流行的一個詞—妖孽,放眼天下,怕是獨有他當的起這兩個字,而且當之無愧。

這三人一淡,一冷,一笑,卻偏偏都讓人從心底里驚顫。

唐可心只希望,昨天晚上的那個男人不是其中一個,要不然,她真的離挫骨揚灰不遠了。

“盧大人,你查看一下。“太子的聲音再次響起,在這靜寂之中格外的響徹。

盧大人向前,揭去白布,禪堂中頓時驚起女子的尖叫聲,盧大人卻絲毫不受影響,細細查看,然后起身稟報:“回稟太子,死者身上無毒,無傷,亦非突然病發。”

“那人是怎么死的?“有人忍不住驚問。

唐可心的眸子微微瞇了瞇。

“稟報太子,昨天晚上草民起夜時,看到東廂房有人出來,當時草民并未在意,但是現在想來,事情似乎十分可疑,草民記的那人當時正是從林公子的房間出來的,而且那人右手緊緊的捂著左肩,好像左肩部受了傷。“突然有人站出來,語出驚人。

當然,聽到這話最最受驚的當屬唐可心。

唐可心眼皮驚跳,牙齒暗咬,這分明是針對她的,分明是昨天晚上的那個男人故意安排的。

昨天晚上,他咬傷了她的左肩,那傷口可是深的很,此刻他這用意再明顯不過。

這人也太腹黑、太陰險、太奸詐了。

“既然如此,那就讓人挨個一一檢查,看有沒有人左肩受傷。“果然,有人順理成章的接了一句,是誰接的不重要,重要的是事情的結果都一樣。最新最快更新

“恩,盧大人,由你檢查男賓,平姑姑你檢查女眷。”太子更是順理成章的下了命令。

一瞬間,唐可心突然感覺到后背發寒,冰涼入骨,如一股陰風猛然的從頸口狠狠的灌入,冷颼颼的驚竦。

那人的目的明擺著就是找她,如此檢查,她肯定是逃不過的,若是讓他查出,她只怕有十條命都不夠死的。

難道,她穿越過來還不到一天,就要一命嗚呼?這不科學。

但是,太子的命令已下,如此眾目睽睽之下,她想逃掉根本不可能。

檢查已經開始,斷不會停下來,看到她前面的人越來越少,眼看就要輪到她,唐可心的心一點一點下沉,后背越來越涼,這炎炎夏日里卻出了一身冷汗。

她的前面還有五人、四人、三人…

不行,再不動就死定了,坐以待斃絕不是她唐可心的風格。

恰在此時,檢查過后的慕少羽剛好回到禪堂。

慕少羽,原主人的記憶中最深刻的人物。

因為,他是原來的唐可心癡愛之人,是唐可心的未婚夫,唐可心癡傻瘋癲,偏偏對這件事情格外執著,每天最重要的事情就是想方設法的找慕少羽。

每次見了慕少羽就如同蚊子見了血一般。當然為此鬧了不少的笑話,成為全京城的笑柄。

唐可心的眼珠子快速的轉了轉,猛的向著慕少羽直撲而去。

“夫君,怕,怕,死人…”憑著腦中的記憶,唐可心模仿著這副身體原主人的樣子,緊緊的抱住慕少羽的手臂,呆呆傻傻卻帶著癡迷,只是此刻配合著害怕應有的反應,全身發抖,臉色慘白,淚流滿面。

眾人愣了愣,卻并沒有太多意外,很顯然這樣的情景并不是第一次,傻子就是傻子,多數人的臉上都多了幾分嘲諷。

剛欲走向慕少羽的柳如月牙齒暗咬,眸子深處隱過幾分狠絕。

“走開。“看到撲過來的唐可心,慕少羽臉色速沉,一臉的厭惡,本能的摔手想要摔開她,只是,竟沒能成功,慕少羽眸子微閃,他剛剛用的力道并不少,竟然沒能摔開她?

“夫君,怕,怕怕,嗚嗚…好怕。”唐可兒握著他的衣袖,哭的梨花帶雨,不等慕少羽反應過來,她很是順手的提起他的衣袖,狠狠的擦了一把眼淚。

“你干嘛。”慕少羽一雙眸子危險的瞇起,寒意猛現,臉上的厭惡更是明顯,更有著恨不得吃人的憤怒,這個女人竟然用他的衣服擦眼淚?

“夫君,怕,嗚嗚嗚。”唐可兒哭的更是傷心,“哼。”在慕少羽還沒有來的及摔開她之前,她再次擦了把眼淚,然后用力的擤了擤鼻涕,一起盡數擦在慕少羽的衣袖上。

“唐可兒。”慕少羽的臉瞬間黑了,向來冷靜的他此刻近乎抓狂,忍無可忍,狠狠甩開她。

唐可兒這個惡心的女人,竟然在他的衣服上擤鼻涕?

一瞬間所有的人都呆住了,直接凌亂了。

這唐小姐也太恐怖,太惡心了吧,傻子就是傻子,真是無藥可救了。

唐可兒卻是暗暗輕笑,慕少羽有潔癖,這種情況自然忍受不了。

“太子,請準許少羽去換件衣服。“果然,慕少羽立刻向太子提出請求。

“恩。”這種情形,太子自然不好說什么,更何況慕少羽剛剛已經檢查過了。

“夫君,不走,不走,怕…………”唐可兒見慕少羽向外走去,心中暗喜,她要的就是這個結果,所以,自然是趕緊裝做癡傻瘋癲的樣子跟著他向外跑。

不管怎么樣,先離開這兒再說。

太子并沒有出聲阻止唐可心,眾人也沒有說什么,畢竟她不過就是一個傻子。

離門口越來越近,她成功逃離的希望越來越大,唐可心心跳加速,上天保佑,一定要成功。

“等一下。”只是,就在唐可心跟著慕少羽快要邁出禪房的那一刻,一道極為好聽的聲音突然傳來。

聲音雖好聽,此刻聽在唐可心耳中,卻如同平地驚雷,她的身子瞬間僵住。

第四章 會是他嗎?

唐可心暗暗呼氣,手慢慢握緊,眼看著,她就要出去了,竟然在這個時候喊停,也賊不厚道了。

是誰?到底是誰?

會是昨天晚上的那個男人嗎?

前面的慕少羽已經停了下來,轉身,回望過去。

唐可心也只能停下來,與慕少羽一樣的轉身,回望過去,回轉身的那一刻,她的神情已經快速的轉換成呆傻。

然后,唐可心對上一張妖孽般的笑臉。

“剛剛太子下令,所有人都要檢查,唐小姐好像還沒有檢查。“好聽的聲音再次響起,配上他那比花兒還美麗,比陽光還燦爛的妖孽般的笑臉,極外的恍眼。

唐可心望著他,呆呆的,沒有任何的反應,不知是被迷暈了,還是沒有聽懂他的話。

“她是個傻子,根本聽不懂城主的話。”有人好心解釋,只是話語中的嘲諷卻毫不掩飾。

“哦,這兒,檢查。”南宮羿的手拍了拍左肩,很是耐心的為她解釋著,一雙勾人的桃花眼望著她,眉角輕揚,笑意更濃,俊美絕倫的容顏迷的人睜不開眼。

“美人姐姐。”唐可心癡癡的望著他,眼睛眨了眨,似醉如癡,忘情輕喊。

眾人驚住,自然明白唐可心這聲美人姐姐喊的是誰?雖說南宮羿長的的確比女人還好看,此刻又是一身紅衣,只是喊他美人姐姐實在驚竦。

不是這稱呼不夠貼切,而是這后果怕有些恐怖。

誰都知道南宮羿是何等人物!

南宮羿臉上的笑微僵,臉色似乎沉了幾分。

三殿下夜瀾絕眸子輕抬,望了她一眼,雖并無情緒變化,唇角卻似乎有些可疑的輕勾了一下。

太子淡然無波的臉上,也似快速隱過一絲異樣。

“這兒,檢查。”南宮羿再次拍了拍左肩,刻意強調,臉上的笑再次綻開,只是似沒有了先前那般自然璀璨,而望向她的眸子中亦隱隱多了幾分足以穿透一切的銳利。

唐可心心底輕顫,南宮羿顯然不打算放過她,擺明了要檢查她的肩膀,難道昨天晚上的那個男人是他?

是不是他唐可心不能確定,但是有一點,她卻十分確定,一旦檢查,她就死定了。

但是,現在她若拒絕檢查,更會讓人生疑,終究也是躲不過。

“恩,美人姐姐,檢查。”唐可心仍舊癡癡的望著他,不過,好像已經明白了他的意思,重重的點頭。

唐可心臉上不動聲色,微斂的眸子中卻隱過一道異樣的光芒。

她知道,她的對手太強大,太危險。

此刻她只有破釜沉舟,或還能有一絲生機。

有道是,置之死地才能后生,她沒有其它的選擇。

在眾目睽睽之下,她的手抬到胸前,開始解著胸前的衣扣。

聽著她那聲美人姐姐,南宮羿臉上的笑更不自然,只是看到唐可兒接下來的動作,縱是沉穩如他,亦是完全驚住。

唐可心竟然就這么當眾開始解著衣扣,看著這意思,是想當眾脫下衣服,檢查?

一時間,整個禪堂中瞬間靜寂,看到唐可兒的動作,眾人的眼珠子都快要掉下來,女人的名節是何等的重要,這般當眾脫衣,豈不是全毀了。

這唐小姐實在是傻到無藥可救了。

南宮羿望著她,若有所思。

太子神色不變,只是手指輕點了一下身側的桌面。

夜瀾絕眉角略揚,冬夜寒星的瞳眸深不可測,看不出太多情緒,沒有人知道他在想什么。

唐可心雖然渾然不覺異樣,很是認真,很是努力的繼續解著衣扣,一顆、兩顆、三顆、隨著扣子一顆顆解開,白色的里衣慢慢露了出來。

禪堂聲隱隱傳來抽氣的聲音。

其實在現代,單單是這里衣就夠保守,所以,唐可兒并不覺的有什么。

只是,在這群古人的眼中,卻是絕對的驚世駭俗。

“小姐,不可以。”一直未動的冬兒突然沖了過來,急急阻攔。

“美人姐姐,要,檢查。”唐可兒很認真的解釋著,繼續解著衣扣。

冬兒這丫頭果然機靈,知道什么時候最適合她出場,不錯,不錯。

看到唐可心這般認真的解釋,南宮羿的眸子閃了閃。

“慕公子,不管怎樣,小姐都是你的夫婚妻子,小姐如此,慕公子臉上也無光。”冬兒沒有再阻攔唐可兒,而是突然轉向慕少羽。

唐可心心中輕笑,這丫頭果然聰明。

“唐可心,你要不要臉。”聽到冬兒的話,慕少羽似乎才回過神來,目光瞪向唐可兒,厭惡、憤怒而憎恨。

縱是他再不情愿,這個傻子還是他的未婚妻子,這門婚事是皇后定的,他想退婚沒那么簡單。

“夫君…………、”唐可兒終于停下解扣子的動作,望向慕少羽,似乎被他嚇住,身子顫了顫,然后小心翼翼的伸手去抓他的衣袖。

“滾開。”慕少羽此刻怒極,見她靠近,想都不想,狠狠的甩開她。

唐可兒的身子狠狠撞在門框上,然后又被彈回,撲倒在地。

“啊。”落地的那一刻,唐可兒突然一聲驚呼,隨即張開,吐出一口血,觸目驚心凄慘。

“小姐,小姐,啊,小姐吐血了,小姐,你別嚇冬兒。“冬兒嚇的臉色慘白,聲音發抖,小丫頭這次是真的嚇到了。

慕少羽微怔,他剛剛并未太用力,她怎么會傷的這么重?還吐血了?

禪房中,眾人的臉色紛紛變了。

唐可兒,丞相之女,她的母親與當今皇后乃同胞姐妹,皇后娘娘疼她如己出,她與慕少羽的婚事,就是皇后娘娘的意思,所以就算她是一個傻子,也無人敢明目張膽的欺她。

太子那平淡無波的臉上終于有了變化。

夜讕絕眸子幽暗,深不可測,意味不明。

南宮異微怔,顯然沒有料到事情會變成這樣,他是不是錯了?

第五章 深夜暗查

“阿彌陀佛。”慧圓大師突然起身,“帶唐小姐回房,老衲為她醫治。“

慧圓大師開了口,自然無人阻攔,更何況此刻唐可兒這副情形,也實在是太慘。

都已吐血,那傷定是十分重的。

南宮羿的眸子中隱過幾分復雜,難道他真的錯了?

夜瀾絕的眉角隱約間似乎略略的上挑了一下,只是,他那冰若冷封的面容,深不可測的眸子,沒有人能夠看的透他心中所想。

“既來之,則安之,如今這副身軀已是你的,你怎下的如此狠手。”回到房間,慧圓大師突然開口,低緩的聲音,似喃喃低語,并不帶太多的情緒,但是卻足以讓唐可心驚滯。

“大師,你都知道什么?”唐可心雙眸圓睜,直直的望向他,此刻房間里只有她跟慧圓大師,既然慧圓大師話已經說的這么明確,她覺的她也沒有必要再掩飾。

慧圓大師這話中的含義實在是太深了。

剛剛在禪堂,慕少羽那一擊,并沒有用太大的力道,按理說是傷不到她的,她之所以吐血,的確是自己暗中所為,這一點,大師看出來,她倒是不太驚訝。

但他的那句既來之,則安之卻是讓她暗暗驚心。

難道大師知道她是穿越而來的?

大師畢竟是大師,怕是什么都知道了。

“我知道什么不重要,重要的是你想知道什么?”慧圓大師望著她,淡淡一笑,親切而和藹。

說話間,他的手搭向她的手腕,唐可心只感覺一股暖流進入身體,身上的疼痛頓時消了,剛剛她暗暗傷到的地方似乎一下子復原了。

唐可心驚愕,大師就是大師,這醫傷的本領太強了。

當然,唐可心更感興趣的是他話中的意思,他的意思是她想知道什么,他都能告之?

若是如此,那真是太好了。

“那人是誰?”唐可心幾乎沒有太多的思索,直接問道,她現在最想知道的是昨天晚上的那個男人是誰,知道了那個男人是誰,她才能夠更好的防備,才會有勝算。

既然大師什么都知道,想必定然也知道昨天晚上的那個男人是誰。

“你若真想知道他是誰,有的是辦法可以知道,何需問我。”慧圓大師笑的更加和藹可親。

唐可心直接沉了臉。

是,她的確有辦法可以查到那個男人是誰,但是,她很清楚,不管她用那種方法,在她查到那人的同時,那人肯定也會查到她。

所以,不管她用哪種方法,都是自尋死路,只要她一動,那個男人就能更快的發現她,到時候定會立刻將她剝皮抽筋,挫骨揚灰。

這大師不厚道,還以為他真的會知不無言呢。

“大師真是慈悲為懷。”唐可心暗暗咬牙,臉上堆起笑,只是那暗喻的意思再明顯不過。

“恩,很多人都這么說。”大師淡笑依舊,甚至還認真的點了點頭。

唐可心唇角狠抽,直接無語。

這是一代大師該有的風范?丫的,傳說果然都是騙人的。

“請問慈悲為懷的大師特意送我回房的用意?”聽了他剛剛的話,唐可心覺的真心沒有必要再向他打聽什么事情了,她不想浪費口水。

不過,他此刻特意送她回房應該沒那么簡單。

“幫你醫病。”慧圓大師望著她,笑意略略加深。

唐可心微怔,自然明白了他的意思,原本的唐可心是癡傻的,這傻病若是突然好了,定然會引人懷疑,但若是慧圓大師出手所醫,所有的事情,就都可以順理成章了。

好吧,大師有時候還是靠譜的。

慧圓大師離開后,冬兒才進了房間,看的出,這丫頭心中有太多的疑問,但是這丫頭聰明,并沒有多問。

唐可心對她多了幾分贊賞。

接下來,唐可心假裝養傷,剛好可以待在房間里,不用再去禪堂。

當然,禪堂之中的檢查肯定是沒有任何的發現,林公子死亡的原因成了謎,慧圓大師**一事重要,也不可能為林公子耽擱太久,最后太子只能下令先將林公子的事情擱置。

冬兒這丫頭果真是蕙質蘭心,裝似隨意的,卻一一將寺院中發生的事情毫無遺漏的告之唐可心。

“可有發現什么人暗中調查什么?”唐可心雖然知道那人的厲害,做事定是滴水不漏的,卻還是忍不住問道。

“沒有。”冬兒愣了愣,臉上多了幾分鄭重,“小姐有什么吩咐?”

冬兒知道,從昨天晚上小姐就不傻了,今天在禪堂的事情,更加讓她明白,小姐不但不傻了,而且聰明的很。

能夠同時騙的過太子,三殿下,還有鳳凰城的城主,那可不是一般人能夠做到的。

“靜觀不動,不要去做任何事情。”唐可心知道,那人絕不會善罷甘休,不讓那人發現她,最好的辦法就是什么都不要做。

“是。”冬兒并沒有問原因,只是,眸子中多了幾分驚訝,小姐此刻的冷靜從容、沉穩睿智讓她有些震撼。

唐可心明白,她惹到的那個男人實在太危險,縱是她什么都不做,也未必能夠安然躲過,這一次禪堂中沒有揪出她,他絕對會有其它的行動,所以,她必須萬分小心。

深夜,廂房中唐可心已經安睡,房門卻悄悄的被推開,一個身影悄無聲息的走了進來,向著唐可心的床前靠近。

床上的原本安睡的唐可心眉角微動了一下,在現代,曾經受過特別的訓練,她的警惕性極高。

雖然那人并不曾發出任何聲響,她仍舊在第一時間驚覺。

她沒有睜眼,亦沒有任何的動靜,仍舊靜靜的躺著,甚至連呼吸的頻率都不曾變一下。

她知道,這個時候,哪怕是一點細微的變化,都有可能被那人發覺。

她心中暗暗猜測著此人深夜潛入她房間的目的,感覺到那人越來越靠近,唐可心的心暗暗懸起。

那人已經走到她的床前,然后抬手,很是直接的伸向她的左肩處。

唐可心瞬間明白了此人的目的,也瞬間明白了來者是什么人………………、

白天,禪堂中,所有的人都檢查過,獨獨漏了她,就算她是個傻子,那人也不會錯漏,定是要查個清楚的。

那人已經揭開她左肩膀的衣衫,然后點燃了手中的火折子,移向她的左肩膀處,淡淡的光亮卻足以映亮她的肩膀處,足以看清一切。

唐可心暗暗呼氣,一顆心緊緊懸起………………、

>>>原文繼續閱讀<<<

閱讀排行榜

六合彩一码中特图